彩票实体店在微信里卖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檢察機關參與構建防治中小學生校園欺凌和暴力社會化體系研究
發布時間:2018-06-26 09:18:06作者:淄博市人民檢察院課題組來源:
打印 復制鏈接 ||字號 分享到:

黨和國家歷來高度重視未成年人司法保護,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就未成年人保護作出重要指示。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會對保障未成年人權益提出明確要求。檢察機關肩負著批捕、起訴、訴訟監督等職責,涵蓋刑事訴訟全過程,未成年人司法保護事關國家和民族未來,檢察機關責無旁貸30年來,伴隨著我國法治建設發展進步,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從無到有、逐步發展,目前全國已有1960個檢察院成立了獨立的未成年人檢察辦案機構,有近萬名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點和犯罪規律的未檢檢察官,成為檢察工作的一大亮點。本課題將從以下五方面詳細分析檢察機關參與構建中小學生欺凌和暴力社會化防治體系具體制度設計,在全面依法治國中發揮檢察機關特殊作用,為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營造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

一、依法嚴厲懲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最大限度關愛救助未成年被害人

在辦理校園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中,檢察機關會根據犯罪原因、犯罪情節和后果等具體情況依法處理。同時,探索建立一站式取證等適合未成年人身心特點的辦案方式,最大限度地保護救助未成年被害人。

(一)嚴肅追究校園欺凌和校園暴力行為的法律責任

嚴格來講,“校園欺凌”或者“校園暴力”不是法律用語。在校園暴力案件中,加害人傷害受害者的主要方式是暴力行為,受害者遭受的不利范圍以身體上的傷害為基礎,擴展至身體和精神的雙重傷害。而校園欺凌具有隱蔽性,是意圖控制、恐嚇或孤立受害者而持續、惡意地使用具有羞辱、威脅或騷擾性等內容的行為,其所造成的傷害是一個逐漸累加的過程。[1]根據校園欺凌和暴力行為嚴重程度,可以分為違規、違法行為和刑事犯罪。校園欺凌和暴力達到一定嚴重程度涉嫌犯罪的,可能適用的有多個具體罪名,如故意傷害、尋釁滋事、聚眾斗毆等。檢察機關在辦案中,是根據案件事實,包括行為人的主觀故意、客觀行為、情節和危害后果等方面,按照法定標準來認定校園欺凌和暴力行為是否構成犯罪、構成何種犯罪。[2]如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學生使用輕微暴力或者威脅,強行索要其他學生隨身攜帶的生活、學習用品或者錢財數量不大,且未造成一定危害后果的,不認為是犯罪。已滿十六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學生出于以大欺小、以強凌弱或者尋求精神刺激,多次對其他學生強拿硬要,擾亂學校及其他公共場所秩序,情節嚴重的,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二)健全未成年被害人關愛救助機制

檢察機關不僅注重保護未成年被害人其各項訴訟權利和隱私權、名譽權等合法權益,而且重視探索適合未成年被害人身心特點的辦案方式方法,并加強與有關部門和社會組織的協作,最大限度保護、救助未成年被害人,具體工作中:一是支持多種渠道對侵害行為引發的物質損失及醫療費等間接經濟損失進行補償,督促及時治療未成年被害人的身心傷害,促使其生理損傷得到康復,心理傷痛得到寬慰和緩解;二是允許未成年被害人參與進入司法程序的校園侵害案件事件處理的過程,讓其真切感受到社會對侵害人侵害行為的否定和懲罰;三是在適當的范圍內開展加害人與未成年被害人的溝通和解,減輕未成年被害人的仇恨和焦慮,從而促進未成年被害人身體上和情感上的恢復。[3]

二、嚴格落實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訴訟程序,最大限度教育感化挽救涉罪未成年人

檢察機關在辦理涉校園暴力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過程中,全面貫徹少年刑事司法教育、感化、挽救方針,有效落實附條件不起訴制度、社會調查制度、合適成年人到場制度、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對未成年人堅持區別對待、特殊保護。

(一)嚴格落實附條件不起訴制度

附條件不起訴,又稱暫緩起訴、緩予起訴、暫緩不起訴,是指檢察機關對應當負刑事責任的犯罪嫌疑人,認為可以不立即追究刑事責任時,給其設立一定的考察期,如其在考察期內積極履行相關義務,足以證明其悔罪表現的,檢察機關將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2012新修訂的《刑事訴訟法》(以下簡稱《刑訴法》)在“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訴訟程序”中增設了附條件不起訴制度,聽取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公安機關、被害人的意見是其適用的前置程序,適用前提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對此不持異議。這一規定對人民檢察院行使附條件不起訴權起到了有效的監督作用,有利于檢察機關準確把握標準界限,加強監督考察,幫助涉罪未成年人順利回歸社會。司法實踐中,可由檢察機關牽頭,組織公安機關辦案人、被害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等,召開不公開聽證會,鼓勵各方代表各抒己見,發表對案件處理的看法,最后由檢察機關綜合考慮各方意見作出最終決定。

(二)嚴格落實社會調查制度

社會調查制度,是指在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過程中,由特定的調查主體就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成長經歷、性格特點、家庭情況、社會交往、犯罪原因、實施被指控的犯罪前后的表現、監護教育等情況做全面、細致的調查,并制作書面調查報告,以查明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為司法機關選擇最恰當的處理方法提供重要的參考依據。《刑訴法》第268條首次規定了社會調查制度: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根據情況可以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成長經歷、犯罪原因、監護教育等情況進行調查。同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刑訴法解釋》)第484規定,對未成年被告人情況的調查報……可以作為法庭教育和量刑的參考。司法實踐中的普遍做法是由檢人員或基層司法行政機構的工作人員作為社會調查主體。今后,檢察機關逐步探索將社會調查的主體社會化、中立化、專業化,以保證社會調查報告的價值中立及內容客觀,從而逐步向“刑事證據”方向發展,以確保社會調查的全面性和公正性,發揮其應有的效用。

(三)全面落實合適成年人到場制度

“合適成年人到場是指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辦理中,因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場,應當由其他近親屬到場,或者由未成年人保護組織委派一名合適的成年人到場陪同接受訊問、詢問、法庭審判等刑事訴訟活動及幫教工作。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可以擔任合適成年人的人員包括其他成年親屬、所在學校的教師或單位的代表、居住地基層組織的代表、未成年人保護組織的代表,法律援助律師也是合適成年人的組成人員之一。值得注意的是,通知法定代理人之外的合適成年人不是法定要求,而是酌定要求,即可以通知而非應當通知。實踐中,基于實現未成年人保護的制度設計宗旨,檢察機關未成年人刑事檢察部門(以下簡稱未檢部)在每次訊問、詢問未成年人時,均保證法定代理人或合適成年人的全程參與,并對公安機關訊問、詢問筆錄進行審查監督,對法院庭審進行審判監督。如果由于公安機關、法院未按相關規定履行對法定代理人或合適成年人到場的通知義務而侵害未成年人利益的,檢察機關將依法對違法單位下達《糾正違法通知書》。

(四)嚴格落實和細化規范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

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是指在犯罪的時候不滿十八周歲,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應當對相關犯罪記錄予以封存的制度。《刑訴法》第275條規定“犯罪記錄被封存的,不得向任何單位和個人提供,但司法機關為辦案需要或者有關單位根據國家規定進行查詢的除外。依法進行查詢的單位,應當對被封存的犯罪記錄的情況予以保密。”使用范圍具體包括被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單處罰金、驅逐出境以及免除刑事處罰的情形。司法實踐中,檢察機關為了避免自身作出的不起訴決定和公安機關作出的行政處分對涉罪未成年人具有“標簽”的消極影響,對“犯罪記錄”作廣義理解,除了輕罪判決外,還將不起訴記錄、行政違法記錄等納入封存的范圍,并致力于推動建立和完善公檢法司機關犯罪記錄封存銜接配合機制,會同公安機關、法院及檔案管理部門及時對刑事案卷、違法犯罪記錄等書面檔案實行密卷封存,對于網絡信息查詢系統等電子檔案實行專人密鑰授權管理,努力讓悔過自新的罪錯未成年人在升學、就業以及生活等各方面受到同等對待,早日回歸并融入社會。

三、深入推進法治進校園等活動,切實加強未成年人犯罪預防

(一)積極參與校園周邊環境整治

校園欺凌和校園暴力的治理應當重視校園安全防衛體系的建設,并針對校園欺凌和校園暴力已延伸到校外的現實,應將校園安全防衛體系的適用范圍擴展到校外一定地域。檢察機關在具體工作中:一是依托全國社會治安綜合治理信息系統,整合各有關部門信息資源,發揮青少年犯罪信息數據庫作用,加強對重點青少年群體的動態研判。二是配合有關部門,進一步加強校園及周邊地區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作為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示范工作的重要內容,推進校園及周邊地區公共安全視頻監控系統全覆蓋,加大視頻圖像集成應用力度,實現對青少年違法犯罪活動的預測預警、實時監控、軌跡追蹤及動態管控。對危害學校周邊安全的人員場所,定時巡查、及時制止。三是積極督促學校保衛人員增強安全責任意識,加強對出入學校人員和車輛的管理。嚴格執行來訪登記制度;對學校周邊重點人員開展拉網式排查,實施分級分類、動態管理,切實消除管控盲點。四是積極參與“掃黃打非”“凈網”等專項整治,對開設在學校周邊的網吧、游戲室、歌舞廳等娛樂場所堅決予以取締,深入整治網絡暴力文化、校園周邊環境,禁止不良讀物在校園傳播,優化青少年成長環境。

(二)完善對未成年人不良行為早期干預機制

未成年人處于人生階段的特殊時期,其表現為生理、心理發育不成熟,缺乏理智的判斷能力,遇事比較沖動,容易采取極端化的方法解決問題,并且容易受到外界不良因素的影響,走向犯罪的道路。同時,未成年人又具有易變性的心理特征,通過采取特殊性的矯正機制,可以改變扭曲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讓他們重新步入社會。檢察機關在實踐中:一是以法治副校長、檢察官以案釋法等制度為平臺,針對學生和學校全體雇員在內的重點群體,每一年固定時間,以校園為主體,主動開展細致易行的反欺凌和反暴力法治教育活動,促進學生尊法學法守法用法,增強自我保護、防范侵害的能力。二是通過案例教育、現實模擬和情景劇排練等生動形象的方式,強化教師和學生的反校園欺凌和校園暴力專業知識,提高其應對校園欺凌、校園暴力的能力。還可向學生及教師提供防止欺凌手冊指南,使其掌握基本的預防知識和方法。三是針對校園欺凌行為的精神強迫性和隱蔽性的特征,鼓勵學生向老師或家長說出來,及早地緩解這種壓力,而不是保持沉默。四是積極推動在全社會建立起反校園欺凌和校園暴力專業指導委員會,學校、安全指導專員、教師、家長、學生共同組成的責任鏈,形成零容忍、人人見而制止的強大反校園欺凌和校園暴力氛圍。

四、大力推進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專業化建設,加強對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的訴訟活動監督

強化對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立案、偵查和刑事審判監督,探索建立未成年人刑事強制措施和刑罰執行監督機制,加強對涉及未成年人利益的民事、行政訴訟監督。

(一)加強專業化隊伍建設

未成年人檢察是檢察機關不可或缺的重要業務,是我國未成年人司法的重要組成部分。當前,檢察機關四級未檢機構組織體系基本構建完成,淄博轄區內市級及各個區縣檢察機關均設有專門的機構、專職人員從事這項工作,推動未檢機構的專業化,離不開人員的專業化,所謂人員的專業化不僅指數量上不斷增加,而且還要求質量上的優化首先,隨著案源不斷增加,需要的未檢專業人員越來越多,這就需要未檢機構不斷招收具有良好教育背景的專業人員,比如招收檢察人員時要通過司法考試,并優先考慮相關專業的人員,不斷培育引進具有良好學術背景的專業人才,完善和均衡未檢隊伍的專業結構、性別結構、年齡結構的建設,并使未成年人檢察隊伍呈現階梯化建設。其次,要積極構建未檢教育培訓工作制度,加強未檢專業人員的教育培訓,采用集中教育、在職培訓等適當的方式進行,不斷使司法理念在未檢人員中樹立起來,同時不斷加強心理學、教育學、犯罪學、精神科學等內容的知識培訓和技能培訓,不斷提高未檢專業人員的辦案能力。最后,要適時召開未檢工作交流會議和學術研討會議,提高檢察隊伍的司法理論素養和司法實踐能力。[4]

(二)加強內部協調,形成合力,推進和完善對未成年人的綜合保護

未成年人權益保護的刑事檢察業務涉及的范圍比較廣泛,為不斷提高訴訟效率,按照《中央司法體制改革和工作機制改革的意見》、六部門《關于進一步建設和完善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配套工作體系的若干意見》、《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規定》等相關法律法規和特殊的刑事政策要求,由未檢部門實行捕、訴、監、防一體化的模式,統一辦理、集中辦理,專人審核。與此同時,不斷健全檢察機關內部保護未成年人聯動機制,切實保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未檢部門在工作中發現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職務犯罪線索時,應當及時移送職務犯罪偵查部門予以查處,并協調相關部門做好保護未成年人善后工作;各部門在審查逮捕、審查起訴、職務犯罪偵查等工作中,發現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家中有無人照料的未成年人,或者發現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保護方面存在漏洞和隱患的,應當及時通知并協助未檢部門介入干預,防止在檢察環節存在保護真空。

五、大力推進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社會化建設,及時向黨委政府和相關部門提出加強和改進的檢察建議

(一)推動健全政法機關銜接配合以及與政府部門、未成年人保護組織等跨部門合作機制

公安、檢察、法院、民政、教育、民宗、婦聯、共青團等有關部門應當不斷致力于探索新的形式和方法,逐漸形成“打擊與維權并重、預防與矯治交叉、家庭與社會聯動”的工作模式和長效機制。具體到檢察機關:一是在工作評價標準、法律援助、社會調查、訊問(詢問)未成年人同步錄音錄像、逮捕必要性證據收集與移送、合適成年人選聘、分案起訴、觀護幫教、犯罪記錄封存等需要配合的制度機制上與公安機關、人民法院、司法行政機關相互銜接,形成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工作體系。二是定期召開公、檢、法、司四部門聯席會議,對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及時溝通協調,依法簡化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辦案流程,快偵快結,推行人性化辦案方式,提高辦案效率。三是積極與政府各部門、未成年人保護組織等加強聯系,推動建立跨部門合作的長效機制,促進司法保護與家庭保護、學校保護、社會保護的緊密銜接,形成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救助困境兒童、挽救失足未成年人以及預防和減少未成年人犯罪的工作合力。

(二)及時向黨委政府和相關部門提出加強和改進的檢察建議

檢察建議是指在辦理案件過程中,檢察機關發現被建議單位在管理模式、規章制度、安全保障、政治教育等方面存在漏洞,書面向該單位提出有關整改、堵塞漏洞和解決問題的法律監督手段。檢察機關作為國家法律監督機關和社會治安綜合治理成員單位,通過辦理案件,對未成年人犯罪的主客觀因素、區域性犯罪特征等進行調查、分析,深入研究未成年人犯罪特點和規律,及時向黨委政府和相關部門提出加強和改進發案單位管理模式、規章制度、安全保障、法治教育等方面的檢察建議,既可以督促發案單位細化校園安全法治教育、健全完善校園安全法定防衛體系,定期開展犯罪預防和感化挽救等幫教活動,為存在暴力傾向、網迷、物癖等心理疾病或者心理陰影的涉案未成年人做心理疏導,又可以協調婦聯、團委、教育等相關部門和社會力量,聯合建立未成年人社會觀護體系,根源性地減少校園暴力案件的發生。

六、結語

在未成年人司法保護中,檢察機關的工作涵蓋了司法全過程。各級檢察機關全面貫徹落實中央下發的《關于進一步深化預防青少年違法犯罪工作的意見》,通過充分履行批捕起訴、查辦和預防職務犯罪、訴訟監督等檢察職能,執行適合未成年人身心特點的特殊程序和特殊制度,依法懲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保護救助未成年被害人、教育感化挽救涉罪未成年人、預防未成年人犯罪、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從事關國家和民族未來的高度,促進建立健全不同于成年人案件審理的程序法和實體法、未成年人司法機構和完善的社會支持體系,以實現對未成年人的全面系統保護:一是堅持雙向保護、平等保護原則。既要重視保護涉罪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也要注重保護未成年被害人的利益,做好釋法說理工作,努力實現兩方面的平衡和協調。二是堅持特殊保護、教育為主的原則。充分發揮檢察機關審前分流作用,以是否有利于教育、感化、挽救為標準,堅持少捕、慎訴、少監禁。及時制定切實可行的幫教方案,無論是在案件辦理期間還是案件處理后都要進行教育、感化、挽救,既不能簡單地不捕不訴,也不能簡單地一捕了之、一訴了之。三是堅持寬嚴相濟、注重效果的原則。對于實施嚴重暴力犯罪的未成年人,必須堅決依法懲處,做到寬容不縱容,關愛又嚴管,有效遏制校園欺凌特別是校園暴力等案事件發生。

 



[1]王靜:《校園欺凌和校園暴力治理法治化探析》,載《河北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12月,第8卷第4期,41-47頁。

[2]史衛忠:《最高檢:今年前111114人涉校園欺凌被批捕》,20161229

劉猛:《治理校園欺凌還須關護未成年受害人》,載《檢察日報》,2016年第三期。

馬杰:《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工作專業化建設研究》,載《山東青年政治學院學報》,20169月第5期。

?

主辦:山東省人民檢察院  電話:0531-83011111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二環東路5592號  郵編:250014

備案證號:魯ICP備 05024181號

技術支持:山東大眾信息產業有限公司  電話:0531-85196034

彩票实体店在微信里卖 澳洲幸运10直播开奖结果 9彩计划 秒速时时彩有官网吗 上海4d选四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今天 贵州省体育彩票11选5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今晚 快速时时开奖 南方彩票网八仙过海 幸运28蛋蛋预测神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