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实体店在微信里卖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案件播報 >
【案件播報】打借條也能構成犯罪
發布時間:2015-10-26 16:46:45作者:郭樹合 張衛清來源:
打印 復制鏈接 ||字號 分享到:

\
褚仁普出庭支持公訴 
 

5月19日,山東省陽信縣檢察院以被告人劉曉生涉嫌妨害作證罪向法院提起公訴。被告人劉曉生雖對事實無異議,但認為自己的行為不構成犯罪。6月18日,陽信縣法院對該案進行審理。8月4日,陽信縣法院依法對劉曉生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二個月。

案發前,劉曉生經營著一家飼料廠。2011年,劉曉生向馬明千借款55萬元用于擴大經營規模,后因經營失利無法償還所借款項。

2014年12月,在得知馬明千已向法院起訴自己后,劉曉生給員工丁慶元寫了一張55萬元的借條,讓其到法院起訴,后再以調解的形式將自己財產轉移到丁慶元的名下,造成自己無財產執行的假象。

庭審現場,劉曉生堅稱自己的行為屬于民事行為,不構成犯罪。

“我與丁慶元是打了借條,打借條怎么也成犯罪了?那我拿自己的錢進行捐助是不是也構成犯罪?”面對公訴人褚仁普的指控,劉曉生反而反駁起來。

“你是以什么理由給丁慶元打的借條?”

“丁慶元從去年開始給我打工,我沒錢給他開工資,所以就打了個借條。”

“也就是說,丁慶元從沒借過錢給你,是嗎?”

“沒有。”

“你剛才講借條上的錢是給丁慶元的工資,借條上的金額是多少?”

“55萬元。”

“那你這是給了他多少個月的工資?”

劉曉生支吾著答不上來。“作為老板,難道該給員工多少月的工資都不知道嗎?”

“我沒仔細算過。”

“審判長,這是被告人劉曉生所開飼料廠的工人工資單,上面清楚地記著丁慶元每月工資是2000元,且每月都有丁慶元的領取簽字。”褚仁普向法庭出示了書證。

“我可能忘記老丁已領過工資的事了。”看到自己廠子的工資單,劉曉生有些慌了。

“你認識馬明千嗎?你和他有經濟上的往來嗎?”

“認識,2011年的時候因擴大經營需要,我還向老馬借過錢。”

“借了多少,約定是什么時間還?”

“55萬元,當時約定的是2012年6月底還老馬,但廠子資金周轉不靈,所以就一直拖著沒還他。”

“馬明千跟你要過這筆錢嗎?”

“老馬一直追著我要,我一直躲著他。去年12月份,老馬將我起訴到了法院。”

“除了馬明千起訴你,還有別人因經濟糾紛起訴你了嗎?”

“有,丁慶元在今年1月份也持著我給他打的那55萬元借條將我起訴到了法院。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經濟糾紛了。”

“你剛才不是說丁慶元沒有借過你錢嗎?你不是說那55萬元是丁慶元的工資嗎?既然你廠子的工資單中明確記載著丁慶元已按月領取工資,那你就不欠他的錢,那他為什么還起訴你?”

面對褚仁普的連串發問,劉曉生的額頭滲出了汗珠。

“法院怎么處理丁慶元起訴你這個案件的?”

“今年2月份調解結案了,我將廠子里的設備估值55萬元都轉給丁慶元了。”

“在不欠丁慶元錢的情況下,你為什么還自愿要將價值55萬元的設備抵給他?”

劉曉生無言以對。

“你現在名下還有多少資產?”

“沒有資產了。”

“那就是說如果馬明千即使勝訴,你也沒資產可供執行了。”

“嗯。”

“這就是你給丁慶元打55萬元借條的真實原因嗎?”

接著,褚仁普進一步指出,“丁慶元在公安機關曾供述,他所持的借條是老板劉曉生給他的,劉曉生讓他拿這個借條到法院起訴劉曉生,并告訴他在訴訟過程中會將廠子里的設備以55萬元的價格轉到他的名下。”

“不要說了,我知道錯了,我將設備轉到丁慶元名下就是為了防止被法院執行給老馬。”沒等褚仁普講完,劉曉生便承認了借訴訟之名行躲債之實的犯罪事實。

劉曉生以職務身份指使其員工丁慶元作偽證,妨害了國家司法機關的正常訴訟活動,應當以妨害作證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我認罪,我懇請法庭從輕處罰。”

公訴人簡介

褚仁普,男,1979年出生,山東省陽信縣檢察院公訴科科長,曾獲市級“人民滿意政法干警”榮譽稱號并記個人二等功,“濱州市十佳優秀公訴人”等多項榮譽。 

?

主辦:山東省人民檢察院  電話:0531-83011111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二環東路5592號  郵編:250014

備案證號:魯ICP備 05024181號

技術支持:山東大眾信息產業有限公司  電話:0531-85196034

彩票实体店在微信里卖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王中五 排列三杀号99%准确定胆 福利彩票开奖结果看 极速赛车 竞彩推荐专家 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乐开型 久久发高手论坛 体彩31选759期开奖结果 黑龙江时时qq群